普續資本趙玲黛:智能硬件,下一次革命

來自:獵云網(微信號:ilieyun),作者:西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2403字,約需8分鐘閱讀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2016年,趙玲黛去了一趟敘利亞,此前她也曾去過東非、中東,但這一次看到的景象還是給她帶來了極大的震撼。

這個從來沒經歷過戰火紛飛的女孩開始重新思考世界。當她曾看到一個個被嚴重燒傷,衣食無著,無家可歸的婦女兒童讓她整個人都很崩潰,忍不住潸然淚下。

“我不知道我們做錯了什么?一顆炸彈會落到我們頭上,沒有食物,沒有藥,沒有住的地方”是??!他們做錯了什么,要遭受這樣的災難!

眼前的種種景象,讓這位在美國生活了多年的姑娘,對美國價值觀產生了深深的懷疑,也讓她對世界有了重新的思考,于是她回國創建了普續資本。

智能硬件,下一次革命

普續的一期基金,重點布局了泛娛樂,智能硬件,位置追蹤等多個領域。尤其是智能硬件,趙玲黛認為這是下一次產業革命。

在她看來,目前互聯網應用在任何一個領域都已經非常飽和,增量越來越緩慢,存量用戶的轉化價值不突出,巨頭也已經形成,并且有資本作為護城河,壟斷效應十分明顯。

因此她認為,除非有新的智能硬件革命,否則這個狀態很難被打破。

過去十年,移動互聯的發展是基于iOS和安卓系統。尤其是蘋果的出現,顛覆了傳統的手機,改變了我們跟機器的交互方式。

“蘋果為什么偉大?在于它不僅提供了硬件,還定義了操作系統和標準。解放人的雙手會成為下一代智能硬件共同努力的方向,” 趙玲黛告訴獵云網。

新的智能硬件和交互方式必然會變革商業模式,催生出新的移動應用,因此,普續連續布局了多家智能硬件企業。而其中的Magicleap,在趙玲黛看來,是最有可能產生顛覆性變革的。

“目前芯片、光電,傳感技術在不斷升級,或許在未來的3-4年,智能硬件就會迎來一次不小的變革?!?/span>

而除了Magic leap,普續還投出了蘭亭數字、蟻視科技等多家VR、AR企業。

 “坦白說,大家都認為現在是低谷期,在我們看來是好事,可以讓創業者專注于產品本身而非資本運作,如果大家都認為很火,可能并不是機會?!壁w玲黛告訴獵云網。

同時VR不具備產生現像級產品的可能性,中國的小客廳在空間原理上不適應大型浸入式游戲,也許AR或MR更有機會。

賽道要有想象空間

事實上,Magic leap并不是普續的第一個項目,普續在做PE后投的第一個項目是樂視體育。

普續看到了中國體育行業正在快速崛起,從美國經驗看,人均GDP超過6000美金,人們會更注重自己的生活方式,體育消費人口增加,賽事運營,體育裝備,觀賽平臺,連鎖健身房,每一個垂直領域都是一個很大的生意。舉個簡單的例子,每年舉行一次的超級碗,贊助費用+門票收入+轉播費用+衍生品超過MBA全賽季收入。

其實不僅是普續,當時幾乎所有的投資機構都是這么認為的。但是很遺憾,因為大股東的一些個人原因導致樂視體育目前無法正常運轉,也失去了很好的機會。

“無論怎么樣,樂視體育依然是過去幾年中國最好的體育視頻媒體,無論是從流量、界面、賽事等各個方面都比肩ESPN,其他平臺到現在都無法復制樂視體育當年4路信號,6路解說的輝煌。

在她看來,現在的互聯網企業都在犯一個錯誤,花成本不斷獲取流量,然后又不斷失去用戶,因此,普續在選擇項目時,更看中內容的產出能力和優秀的產品文化,而對純平臺型的則相對謹慎。

普續即將啟動的二期基金,將重點關注芯片、云計算、AI和新能源等領域。趙玲黛認為,在賽道布局方面,一是要符合國家戰略需求,二是要有想象空間。

“以芯片為例,芯片其實是一個高度國際化的產品,從原材料、設計、流片,封測,制造設備,是一條很長的產業鏈,沒有一家公司可以從頭做到尾。我們不一定要做整條產業鏈,但至少得有自己的芯片設計和流片能力,其他可以讓別的國家去做,讓大家都有錢賺,也不至于讓西方國家覺得中國企業威脅他們的產業安全,芯片產業一定要有全球化思維,各有分工,協同合作”趙玲黛告訴獵云網。 

投資是一門藝術

“廣義貨幣不斷增發,全球通脹,貨幣政策流動性邊際收緊,資產收益率不斷下降,風險越來越高,風險收益率不匹配,導致投資比重不斷下降,主要經濟體都試圖通過貨幣貶值促進出口,全球經濟遠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好,比凱恩斯更可怕的是錯誤的共識?!?/span>

在趙玲黛看來,做投資是一件很難的事,不是一加一等于二,大多數人其實并不懂投資。

“從浙大畢業后選擇了出國讀商學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正在發生什么,這段經歷為我日后進入高盛做了很好的鋪墊,你畢竟跟全球500強高管一起過讀商學院,知道管理幾百人是怎么一回事,這大概就是leadership,是很多中國留學生缺乏的,讀MBA那段時間我順便輔修了一下西方哲學,我喜歡從最深層次思考問題,去找到每一個現象背后的本質,喜歡一針見血,喜歡仰望星空,擁抱詩和遠方?!鄙詈竦慕鹑趯W基礎和哲學思維,讓她擁有了不屬于這個年齡的睿智,整個采訪過程中,她堅定的眼神,不緩不燥的表達著她的投資思維,時而談笑風生,時而嚴謹推理,少見的飽滿的人格。

 “巴菲特和索羅斯的投資邏輯,在一定程度上比華爾街投行的價值觀更正確一些,當然,沒有絕對的對錯,只是一種選擇,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”

“雖然索羅斯也做空各國貨幣、公司,但是物競天擇、適者生存是自然規律,淘汰讓整個生態系統更有活力。而巴菲特的投資邏輯是尋找一家有價值、有護城河的公司,但事實上很多人不知道護城河是什么,護城河是高于美元無風險收益率的公司遠期現金流折現,這在流動性良好的市場非常有效”

相比另外三位普續合伙人,趙玲黛擅長宏觀經濟分析,善于構建跨周期,跨市場,跨貨幣的投資組合。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,她在用宏觀對沖的策略做風險投資,而市場上的大多數基金則是通過產業鏈的上下游來布局整個市場。

趙玲黛認為,投資是一門藝術,風險,收益不呈正態分布,而普續尋找的偉大的企業也不是線性增長的獨角獸,投資本質是為了對沖風險,在一個正在崛起的有效的市場里,能跑贏廣義貨幣增長率就算贏,通過投資組合有效抵御風險。

這也是普續最初的定位,一個PE基金管理機構,追求收益的同時為高凈值客戶提供更加安全的投資收益,“歷史的足跡總是驚人的相似,不進則退,古人的智慧真偉大,我們堅信未來十年,中國必將完成產業轉型升級,我們于中國國運共進退。

推薦↓↓↓
電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