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副總裁汪天凡,89年出生,23歲入行,不滿30歲的他如何投中Keep、即刻、小電鋪、摩拜…

來自:創業邦(微信號:ichuangyebang),作者:北冥


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副總裁汪天凡


他們是創業者背后的“創業者”,資本市場的神算子,更是經濟市場的重要推動力量。


本篇報道系創業邦「投資名人堂」欄目的第34篇報道,采訪對象為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副總裁汪天凡。


汪天凡今年29歲,社會標簽是BAI(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)投資副總裁。還未進入而立之年的他就已經活躍在VC一線,并嶄露頭角。


進入投資6年多的時間里,經他手的項目有移動體育應用Keep、K12互聯網教育領域服務商作業盒子、一站式購物出海電商平臺Club Factory、微信小程序電商服務平臺SEE小電鋪、興趣社交平臺即刻、共享單車品牌摩拜單車、短視頻應用VUE……


求真


2011年,本科上外畢業后,汪天凡選擇去倫敦商學院繼續深造,登機前一個禮拜參加了貝塔斯曼舉辦的校園創業大賽,并在比賽中取得了第一名,當時他被告知在英國讀書時,可以在貝塔斯曼進行遠程實習。也是這個機會,讓他進入了VC行業。


追溯汪天凡的VC成長路徑,其實也是小白一路打怪升級,在真理之路上不斷探尋的過程。


“在投資過程中會有各種質疑、嘲笑,也有可能被罵傻X,甚至會有自我懷疑的情況出現,煎熬的感覺會一直存在,這個群體其實是寂寞的聯合體?!?/span>


剛入行的汪天凡出過很多糗,有次他去見一位創業者,那位創業者說他有七張TS,當時汪天凡興奮得把這件事情講給同事聽,同事卻告訴他有可能被騙了。


但也正是因為這些,他開始領會到VC這個行業的迷人之處,“就是求真”,在做決策的過程中,有很多地方需要去驗真偽。


入行第一年,汪天凡深度研究了300個項目,一周最多能看20個。


據說,有次貝塔斯曼團隊在外outing,汪天凡每天晚上都會和創業者打電話;遇到不愿意見他的創業者時,為了見一面,他會跑到郊區球場看別人踢足球……


在他看來,約創業者見面這件事情本身可以判斷創業者的特質,如果他工作方式混亂的話,你可能約不到他;如果他瞧不上年輕的投資人,那也很有問題;如果周末約他,他陪家人不愿意出來,至少能看出一點,就是他很重視家庭……這些細節都可以佐證他去初步判斷創業者。


迄今為止,汪天凡見過的創業者超過1000位,高鐵餐車上、足球場邊、農家樂、半夜的公園都可以成為見面的地點。


“之所以這樣不停的見人,聊天,是因為我們做投資時,對每一筆錢都要負責,要痛徹心扉拷問自己(這錢)值不值得花?!?/span>


當然,有時候在“值不值得”上拷問過頭,也會與好項目失之交臂。


復盤


入行第一年,汪天凡就接觸到了正在籌措A輪融資的滴滴以及進行B輪融資的今日頭條(現已更名為字節跳動)。那時的他由于剛入行,并未能夠參與一線決策。


移步換景,如今的汪天凡時常會反思:當時如果我是那個能夠扣動扳機的人,我會如何做?有什么是自己當時沒有看到的或者判斷力不夠的地方?


現在的他經常會把擦肩而過兩只獨角獸的經歷拿出來復盤,以警醒自己?!拔乙恢贝嬷@些巨頭們的早期筆記和BP,時刻翻出來讀史明鑒?!?/span>


在他看來,造就遺憾的并不是錯過捕捉到超級獨角獸的機會,真正的遺憾和錯過是當這家公司來找你時,你Pass的點就是錯的,甚至你都沒有看到這家公司的亮點和潛力,尤其是這些東西曾白紙黑字的出現在BP中,卻被你忽視了。


對于今天已經長成超級獨角獸的一家公司,汪天凡說,當時他們BP的最后兩頁是創業團隊介紹,密密麻麻寫了十七八個人,囊括了技術領域、產品領域以及搜索領域內工作七八年的大拿,而具有這些背景的高端人才,放到現在,即當時兩頁中的任何一個人,都可以拆解出來單獨去融資。


“但是我好像都沒有看到?!?/span>


“2012年的時候,他們的BP里就寫了自然語義處理、寫了人工智能、寫了推薦、寫了算法,但是我也沒有當一回事兒?!?/span>“我自己一直在純粹的結果性,所謂的流量數據上糾結?!?/span>


對于這件事情,直至今天,汪天凡依舊沒辦法釋然。


樣本


在貝塔斯曼,汪天凡從入行以來,就一直在尋找讓他有“得到真理的感覺”的樣本項目,但這個過程并不容易,因為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中。


見到Keep創始人王寧時,汪天凡稱有找到真理的感覺,“起初大家對健身這件事情并不看好,并且沒人相信(能做成)?!?/span>


第一,大家不相信中國人愿意去健身,因為這是逆人性的;

第二,沒有人相信Keep能獲取用戶并且有成熟的商業模式;

第三,創始人本身是一個90后,沒有人相信他能夠撼動這么大的事情。


但是公司卻用時間回應了所有質疑,1.2億運動小白通過Keep加入了健身陣營,它所形成的品牌調性以及讓用戶興奮的一面是其他產品所不具備的。


關于為何會在A輪結緣Keep,汪天凡稱,還是在于創始人王寧對產品的理解,嚴格意義上講,Keep算不上是一個運動工具,可以把它看作是教育產品,中國人不是不想健身,而是不知道怎么健身,而Keep把健身做成結構化的產品,幫助大家了解怎么健身,這才是它火起來的原因。


“王寧曾有過在線教育領域創業的經歷,完美的契合了行業早期需要對健身相關知識進行普及的需要?!?/span>


如果說對Keep的捕捉算是順勢而行,那么拿下SEE小電鋪,則經歷了一番周折。


2015年10月,通過圖片找同款商品的女性電商導購平臺See App(SEE小電鋪前身)上線3個月便完成A輪數百萬美元融資,投資機構為IDG、晨興創投以及貝塔斯曼,只不過在本輪貝塔斯曼是跟投方。


“這個產品太火了,根本搶不到,我們當時是以溢價參與進去的?!?/span>


雖然獲得了資本青睞,但See App的商業模式在當時依舊處于摸索中,因此創始人萬旭成在進行B輪融資時并不順利,從美元基金到人民幣基金,見了近100家投資機構,最終汪天凡和貝塔斯曼團隊作為老股東,領投了B輪。


“當時我們沒有還價,以公司想要的價格加倉支持了他們?!?/span>


在汪天凡看來,做投資,就是在公司有需要時去支持,沒有任何一位創業者能時刻精準把握住市場的脈搏,但是創始人的素養和執行力卻很重要,萬旭成在見投資機構的同時,公司業務模式也在轉型。


從女性電商導購平臺,轉變成一個為微信媒體生態提供商業化解決方案的公司,幫助自媒體在新零售時代,構建去中心化的商業網絡,進而實現內容價值變現。


也正是這一點,讓BAI毅然決然進行了再次投資。


價值


做投資之余,汪天凡經常會思考VC這個行業存在的價值是什么,應該給社會帶來什么,關于這些,他給出了四個詞:


第一,Future(未來)。

雖然未來有很大的不確定性,但是投資人不能因為害怕對未知事物作判斷而躲在舒適區,只投資一些很容易想通或看懂的東西。比如,很多人覺得人工智能是泡沫,不敢投,但如果你相信它是未來就應該投。


第二,Accelerate(可加速的市場)。

未來可能很遠,就像人工智能雖然代表未來,但是可能需要十年時間才能變現,這時就要投能夠把這個未來加速到現在的創業者,因為未來再漂亮,沒有實現的可能性,也沒有意義。


第三,Entrepreneurial(快速成長的能力)。

這點針對創始團隊而言,他認為,創業者最核心的是成長能力,創始人及團隊必須隨著公司和情勢變化進行自我進化和升級,這一點尤其難以把握。


第四,Leadership(管理技能的綜合體現)。

很多公司的失敗,也許不是市場不好,也不是錢不夠,而是CEO和團隊的管理能力缺失導致。比如有些公司,發展速度很快,但是燒錢燒到CEO自己都不知道財務狀況。


每見一位創業者,汪天凡都會反復琢磨這四個詞,以此來評判這些創業者的能力,有時他也會陷入和自己的“斗爭”中:


有的創業者不符合其中的一點或兩點,比如某些創業者管理能力不行、比如有的創業者速度不夠快,汪天凡都會考慮是不是要給他們錢。


除此之外,他每天會從外界獲取大量信息,比如哪個公司在變好;哪個公司在變差;為什么變好;又為什么變差……這些信息也敦促他不斷復盤,以此來調整自己內心的模型和平衡點。


未來,他希望自己有一天能達到比較好的狀態,把這些模型打磨成一個可大可小、收放自如的“金箍棒”。

推薦↓↓↓
電商